注册 登录
新欧洲 - 战斗在法国 返回首页

天才与白痴的个人空间 http://my.xineurope.com/?10706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美种钓鱼岛祸根 一岛杀中日两国

已有 389 次阅读2010-10-5 10:42 |

石齐平/讲述     20101005 09:06 凤凰网专稿

http://phtv.ifeng.com/program/sskj/detail_2010_10/05/2703527_0.shtml

 

姜声扬:钓鱼岛撞船事件在日方释放了中方船长之后,两国的关系表面上似乎是出现了缓和,但是表面下依旧暗潮汹涌。那在今天节目当中,时事评论员石齐平先生将和我们分析钓鱼岛事件的后续发展,以及背后所牵涉出的中日美三方博弈。

首先,来看三个标题。

第一个标题,钓鱼岛风波,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再来中日关系有一个小形势VS大形势;

最后,我们要来谈谈什么是小主权VS中主权VS大主权。

 

首先,第一个话题,石先生,我们关注到这个消息,日本《产经新闻》昨天发布来自华府的消息指出,美日两国将会在近期内进行一个联合的军演,叫做夺岛军演。这个消息一出,就引起了各方的高度关注,你有什么分析?

 

钓鱼岛风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石齐平:对,你刚才前面也提到了从97日开始撞船以后,差不多快一个月了。这一个月中间,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跟日本之间出现了很多的斗智跟斗力的较劲,双方又互相有折冲。整个形势经济一连番的,最早是日本扣船又扣人,然后把这个船员又放了,然后把船长扣了,把船长审讯了,最后也把船长给放了。中国方面也传说有一些制裁的行动,中止什么交流或者是什么稀土类似的贸易。

 

正好,无巧不巧的也抓了四个日本疑似的间谍,诸如此类的,双方面应该说到目前为止,该放的也都放了,好像是可以告一段落了。没想到就昨天《产经新闻》有一则报道出来,就是你刚才讲的,美国跟日本达成在下个月中旬要举行一个夺岛的演习,夺的就是所谓的钓鱼岛。这样一个形势突然间又波澜了,正是应了咱们中国一句古话,叫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姜声扬:日本《产经新闻》这个新闻虽然还有待商榷,但是这个新闻本身其实讲的已经十分具体了。就是这个新闻本身而言,有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呢?

 

石齐平:我觉得至少从三个角度来看,都值得关注了。

第一个角度就是这个演习有一个设想的。任何国家的军事演习都有所谓设想的,就是想定。这个想地就是刚才讲的这么一个夺岛。夺岛分为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他先设想钓鱼岛已经被中国解放军的给占领了,然后美国跟日本就运用优势的制空跟制海的权利,把这个岛给包围,包围了以后,就切断了中国对于解放军的补给,这是第一个阶段。

 

第二个阶段,就是美国跟日本再应用更大的优势,把日本的陆上自卫队空降到岛上面去,然而去歼灭了原本占据这个岛的中国解放军。这一个想定从某种角度来讲,它已经相当现实化了,把它想象成这么回事了。

 

第二个我们注意到,在预定要进行演习的军力可以说是精锐净出,日本方面就先不谈了,就谈美国方面可以说是最先进的武器都出来了,包括F-22,所谓猛禽式的引擎式战斗机,还有91日才进入关岛的全球鹰无人侦察机。另外还有最先进的核子导弹战略的攻击潜艇统统有,这是第二部分。

 

第三部分,在时机方面也是乃人寻味的。我们知道下个月1213日会在东京举行APEC会议,到时候日本做东,APEC成员元首都会参加。美国也好,中国也好,都会参加,也就在奥巴马去过以后,开完会以后,才举行这个演习。有一点给大家感觉好像这个演习还是元首在背后主导,所以这个脚步是非常值得关注的。

 

姜声扬:包括日本《产经新闻》这一则美日军演消息在内,这一个月来,东海的局势相当的诡异,而且这个局势是一再的出人意料,对此您有什么看法呢?

 

石齐平:确实,您在回顾过去这一个月,我觉得相关的消息跟相关国家的这些行为都有很多地方。我觉得不仅是出人意料,还有些紊乱的感觉。你比方美国在这个问题上,它至少有好几种不同的对钓鱼岛的说法。

 

首先,它曾经有非常高级的官员说过钓鱼台不是日本的,这个主权不是;

然后,也有说钓鱼台希望中国和日本能够和平解决;

最后,甚至于希拉里说,钓鱼台主权问题先不谈,起码如果出了事,我一定没有美日安保条约来覆盖到这个范围。

 

其实这个角度,这个言论完全不一样,日本方面也是一样,

一方面又希望跟中国进行对谈,

二方面希望高层对谈,

三方面前几天还传出消息来,即便是站着讲几句话也可以,这几天又否认说,好像不愿意跟中国领导人谈,这里面消息也非常混乱。

中国方面跟美国之间,我觉得也比较有趣。一方面,中国邀请了国防部长适当的时候访问中国,意思就是可能会恢复中美军事交流,感觉上中国跟美国的气氛稍微缓和了。突然间这么一来,又变成非常复杂了,这个就是我们看到的形势。

姜声扬:你觉得这种复杂混乱的形势会如何发展下去,有哪一些值得我们关注的角度?

 

石齐平:究竟这个形势会发展到什么地步,坦白讲我们现在无从预料。因为刚才讲,太多复杂的变数,出人预料之外,但是观察的角度,我想下面几个,我相信各方面都会比较关注的。

 

第一个角度,就是这几天在布鲁塞尔比利时就要举行亚欧峰会。亚欧峰会,温家宝也去了,菅直人也去了,虽然双方事先都放了话,不会见对方,但是究竟会不会见对方,我想大家还是关注的。万一见了,互相见面,不期而遇,诸如此类的可能性有没有,如果有的话,究竟如何互动,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当然讲下个月日本要举行APEC峰会了,这些国家的元首同样要去,就是中国跟美国的元首、中国跟日本的元首。在《产经新闻》这条消息如果证实,将来这个期间又怎么互动,我们也很好奇,各方面也很关注。

 

再一个,如果《产经新闻》》的报道属实,那个时候真的要进行军事演习了。这个军事演习之后,这三方关系究竟出现什么样的变化。最后大家也会关注,美国究竟在这个问题里面搅什么局。你到底打的算盘是什么?你希望得到什么东西,你最后能不能得到这些东西?我觉得未来形势中,大家必须要关注的角度。

 

姜声扬:这个环节,我们来解释一下什么是中日关系当中的结与解。石先生,从刚才您的分析当中,我们可以感觉到,中日关系其实并不是单纯的中日两国之间的关系,当中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角色,就是美国因素,所以在谈到中日关系的时候,我们必须讲美国因素考虑进去?

 

中日关系:小形势VS大形势

石齐平:没错的,所以中日关系表面看起来是一个双边关系,实际上是一个三边关系,所以我们今天在思考中日关系的时候,不管是思考也好,观察也好,分析中日关系也好,必须要从两个形势,两个角度来看。

 

一个,我把它叫做小形势,一个,我把它叫做大形势,所谓小形势就是刚才讲双边关系,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和日本。第二个还要从一个大形势的角度,还要把美国因素考虑进来,就是中国、美国、日本,这三方面的互动关系。

 

姜声扬:OK,讲的挺有道理的。小形势和大形势能不能够给我们讲的更具体一点。

 

石齐平:我们分开来讲,首先我们来谈谈小形势,先谈中国跟日本之间的恩恩怨怨。中国跟日本之间的恩恩怨怨就说来话长了。从历史简单回顾一下,回想一下,在1000多年前,在中国的隋朝和唐朝的时候,那个时候中国国力鼎盛,日本眼干中国很了不起,所以心生仰慕,学习之心,当时确实把中国当做是一个老师来学习的,派了很多水使或者遣唐使,这个历史上都写的很多,但是中国后来发展到明朝跟清朝之后,就开始走下坡了,尤其到清末的时候真正,那真是不堪,而那个时候,西方帝国主义开始出来了。

 

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就开始敲打东方的两个古老的大国,一个是中国,一个是日本。中国后来,我们就说鸦片战争被打破门户了,日本其实也没有好到哪里去,也是被美国敲门,当然这就让日本产生警觉了。哎呦,我怎么比别人差那么多了,后来一看*中国,我的老师也不行了,然后一看西方这么厉害啊。因此就做了一个非常重要的,而且证明是非常正确的重要决定。那就是明治维新,用咱们今天中国话来讲,当时他就已经下定决心要改革开放了。

 

这个明治维新,同时它也决定叫做弃亚入欧,这些对日本来讲都是正确的。我为什么要跟着你呢,非常落伍的嘛,我要跟你学,这个战略抉择非常正确。30年以后,它就变成了一个强国打败了中国,1895年甲午战争。又过了十年打败沙俄,日俄战争,它变成一个强国了。如果当时它就到此为止也就算了,结果他的野心越来越大,接下来就发动侵华战争,东亚战争,然后终于在二战的时候,变成一个非常惨的战败国。

 

战败国之后,等于把过去所占到的东西统统要吐出来,于是美国就开始间接的控制了日本,所以美国就把日本当做一个棋子,在中亚地区来控制这个日本来帮助它平衡中亚的一个形势。

 

再接下去我们可以看到,当时中国的情况并不是太好,然后中国在1949年到1978年这个情况也不是太好。终于有了邓*小*平1979开始改革开放,这个改革开放就改变了中国的命运,中国就快速崛起了,经济也快速增长了。这个时候对日本来讲,冲击很大,因为在这个之前,日本的两代、三代的人都没有把中国看在眼里头。

 

他们不要说从小生出来,从骨子里就是那样,两、三代就认为中国是落后的,没想到短短的十年、二十年就突然间焕发起来了。所以1990年年代,第一个在全世界讲出中国威胁论就是日本,说明日本当时在心里上实在不太容易调试。没想到这个形势越来越明显,所以到了最近几年,日本跟中国的经贸关系依赖度越来越大了。

 

恰恰就在这个时候,美国开始略微走衰退了,所以你可以看最近几任的日本首相都开始出现动摇了,其中上一任首相鸠山,甚至还说出疏美亲亚这么一个政策。说明日本处在这样一个情况之下是一个非常尴尬的事情,他现在已经在两大之间不知道怎么重新选择了,而这个时候美国发现了这么一个情况,于是美国就开始介入,开始警告日本了。

 

姜声扬:所以总的来说,中日之间的小形势就是在一百多年以来,日本进入一个尴尬时期,它不知道怎么面对中国的崛起。好,我们再把美国因素加进去的一个大型形势,这样的形势,你又怎么看呢?

 

石齐平:这个把美国因素加进来,这个大形势又可以分成两部分看,

一部分是跟钓鱼岛直接有关的,

一部分是跟全球战略学习有关的。

 

咱们先谈跟钓鱼岛有关的,在有关的历史上记载,哪怕是日本本身出版的地图,在1783年的时候,钓鱼岛就是中国的领土,就是日本的地图上都可以看得出来的。刚才讲1895年的时候,它打败了中国,然后中国割让了台湾跟澎湖。

 

在这样一个情况下,它又把钓鱼岛跟琉球糊里糊涂也弄过去了,因为当时美国就默认日本你的管辖区域是包括琉球的。到了1943年,也就是二战快结束之前,我们都听说会有个《开罗会议》。当时中国、美国、英国,发表了开罗宣言,就明确的确定日本作为一个战败国。战争结束以后,无条件就要所有过去占领的别的国家土地,包括中国土地统统要还出来。换句话说台湾、澎湖后来就还给中国,当然理论上也包括琉球跟钓鱼岛了。

 

然后在1945年,也就是二战结束前一个月,同样的中国、美国跟英国还发表了一个《波茨坦公告》。《波茨坦公告》也明确的确定,日本战后的领土只限于现在所谓的北海道、本州、九州,还有四国,这几个地方,根本没有命名刚才讲的琉球,所谓的日本的西南岛屿,是这么一个背景。但是美国战后却回落了,美国偷偷的就把琉球,钓鱼岛管了。

 

1971年的时候,当时美国要扶植日本作为制衡中国的一个力量,所以美国跟日本就私相授受,来了一个归还冲绳,当时改名叫冲绳,归还冲绳的协议,就偷偷的把这个琉球私相授受还给了日本,顺便也把钓鱼岛也给它还过去了,就种下了今天的中国跟日本之间,中国、日本牵涉到美国三角之间的严重矛盾。

 

姜声扬:那这是中日之间的大形势的第一部分,第二部分是什么?

 

石齐平:第二部分就是整个全球大战略,我们都知道在1991苏联解体之后,美国独霸世界,我们讲后冷战时期的前十年,美国是全球称雄的,但是全球称雄的时间其实不长。到了2000年,也就是21世纪开始之后,美国遭遇到一连串的麻烦,包括科网泡沫破了,包括“9.11”事件,包括打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打的并不顺利,包括两年以前的金融海啸,让美国的财经经济都元气大伤。

 

就在美国处境不利的时候,中国却在这个十年继续的快速崛起,这个形势的变化牵动到我们所讲的一个大形势。这个大形势让美国在奥巴马上台以后,发现有所警觉,于是就做了全球战略的重新的部署。

 

我把它分成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叫战略退却,奥巴马就决定在阿富汗跟伊拉克撤兵;

第二就是重新进行战略的统战,过去有过节的,不管你是跟我过节有多深,什么古巴、缅甸、查维斯、俄罗斯,我一概伸出橄榄枝,有的成功,有的还不成功。其最终目的就是希望来针对一个正在快速崛起,有可能成为将来挑战跟威胁他的现在已经变成老二的中国,这就是战略的一个进攻。

 

在这样的形势下,日本又开始面临着比较麻烦的事情,因为美国要制衡中国一定要拉着日本,就把第一岛链重新巩固下来。于是我们就可以看到第一岛链就不得安宁了。

 

姜声扬:我们继续请石齐平先生来告诉我们中国应该如何突破目前中日美三方博弈的大形势。石先生,没有想到这个钓鱼岛,小小的弹丸之地却因为美国当年种的祸根,导致今天变成中日两国之间的一个死结,还能够让美国从中渔利,你怎么看这样的形势?

 

小主权 VS 中主权 VS 大主权

 

石齐平:中国有句老话叫做一桃三士,就是给了一个桃子,三个人去抢,三个人互相砍的一塌糊涂,借用在这边的话,就是一岛杀两国,一个岛让你中国跟日本杀的难解难分,美国在那边渔利。

 

姜声扬:您认为中国应该如何面对或者是接受这样的一个挑战?结束这样的一个形势?

 

石齐平:中国,其实在三十年前,当邓*小*平决定要走出自己的困境的时候,就已经有那个大战略了。因为邓*小*平要决定改革开放,搞经济发展,发展是硬道理,我们要搞改革开放,搞经济发展,你必须要有和平发展的大环境,要有个和平发展的大环境,就是对外基本上要保持低姿态,也就是所谓的韬光养晦。

 

至于说对外一些有争议的地方,邓*小*平也很有智慧的说,这个东西也许我们这一代没有智慧去解决,就应该留到下一代去。但是我们把争议搁下来以后,就可以共同开发。我相信这就是过去中国在面对整个大环境的时候,一个基本的思维跟立场。

 

姜声扬:你说的没错,中国也的确在朝这个方向走,在这个方向做,但是现在似乎日本要刻意捅破这样的一个模糊状态,比如说,之前撞船事件,日本就说要借此展现日本自己的司法管辖权,所以搁置争议现在看起来似乎是不太管用的。

 

石齐平:你讲的很对的,中国还有句老话叫做树欲静而风不止,就是我现在很希望能够你不要惹事,但是你偏要去惹。这个对中国来讲,当是个新的挑战,所以我觉得今后中国很可能是面对这样一个形势,会有一些新的战略思维跟新的战略做法。

 

姜声扬:什么样的新思维、新做法?

 

石齐平:这么说吧,我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分两部分来谈。

第一部分是从法理上,

第二部分是从全球的战略形势上来谈。

 

首先,我们谈法理上来谈这个所谓的新思维,刚刚我们其实谈到了两个地方都涉及到主权方面的一些争议,一个是钓鱼岛,一个是琉球。

 

我刚才也讲了,钓鱼岛从来就是中国领土,琉球其实也从来就是中国领土。因为刚才讲过在开罗会议的时候,其实有关的记录,就是这次的李敖在亚洲周刊接受访问的时候,就列举出来。当时的记录里面就讲的明明白白,战后这个钓鱼是由美国跟中国可以共管的,中国的飞机可以在那边起降的,说明这个地方从来就是跟中国有关的,中国的领土。

 

我们在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不要忘记还有一个台湾,但是你注意到没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今天包括中国人在内,谈到相关的问题的时候都很强调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没争议,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没有争议。但是对于琉球这个部分,似乎现在有意无意的还不知道是怎么样,似乎就不提了,就等于默认琉球也是日本的。

 

刚才,我讲过琉球是1971年美国跟日本私相授受把美国自己不应该占的地方,然后拿去送给日本,然后再把钓鱼岛附进去的,这个故事是这么来的,所以严格来说,这个琉球也不应该就是日本的。我觉得中国在法理一定要举出更多的证据,这就是我今天这个题目里面所讲的小主权忠于大主权的意思。

 

小主权是钓鱼岛,大主权是台湾,琉球是中主权,三个我们都要同时提出来,这就证明,而且要向国际社会举出所有的历史证明,证明这些地方都是中国的,我觉得这个中国必须要做,要这么做的话就是有理有节。

 

姜声扬:非常有道理,第二部分呢?

 

石齐平:有理有节还不够,还要有力。这个当然是分两部分,

一部分是军事力量,就是中国要不断地强化,因为这方面中国现在还不够。

第二个是严格的说就是战略的力,软实力。

战略力量怎么理解呢?就是我在相关的节目里面也谈过这个概念。钓鱼岛最终要怎么去解决,现在眼前都看不到,包括我刚才讲的琉球要最终怎么解决,现在也看不到,但是我可以逻辑上,将来有这么一天的话,必然是跟台湾问题的解决绑在一道的。

 

换句话说,当中国有一天把台湾海峡的问题,就是两岸和平统一了。这个问题解决了以后,逻辑上什么钓鱼岛或者琉球都迎刃而解了,中国必须要有这么的一个基本的大战略构想。

然后在这个时机还没有成熟之前,中国要尽所有的努力,刚才讲一个是对内进行不断的改革,强化自己的实力。对外从刚才讲的法理上的、战略上的坚定的主张,要求让全世界知道我的基本的立场跟我的力量。这样子的话,我觉得将来这个问题对中国来讲,是朝有利的方向发展。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Cookies|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服务条款| 广告服务| 复制新欧洲| 欧团网| 游游旅行| ( 沪ICP备15032081号 )

© 2002-2020 E.CAN Inc.

便民工具
投诉建议
APP下载
微博分享
微信分享
寻伴同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