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新浪微博登陆

搜索

3.法语

已有 252 次阅读2009-2-3 18:03

我们刚到学校的时候,有个法语测试。除了我和另一个女孩被分到2级班,其他人都被分到一级。照例该小庆幸一下。
只是班里有西班牙人,瑞典人,还有早来我半年的中国人....但无论还有什么人,我都是最差的。 上课时间我变得诚惶诚恐。
最后鼓起勇气,要求降级。 说的时候觉得委屈,泪水在眼圈里打转。
没想到老师很气愤,她问我:“ 你怕我么?  ”
我的确很怕她,但仅仅是因为我总是不知道她在问些什么,不知道答案是什么....我回答:“是! ”
我想解释,但我的法语却无法解释。
她变得更加愤怒。
她领着我满楼的转,给负责人打电话,带我去别班的教室。最终好像是要求我再跟她最后一节课。
这是我上过得最长的一节课,像一个做了天大错事的小孩。在角落里拼命的克制着自己不要哭。
下了课,低着头冲出教室,拼命的跑,找到一个无人停车场,坐在道牙边大声地哭。可能是憋得太久,从来没有那样的停不下来的哭, 一直哭, 一直一直...
 
降级换班之后的一切也就顺起来。
我想我可能是个受不得压力的人...
 
有一次去学校拿学生证,秘书问我是不是2001年的学生证,我始终听不懂她用法语说 '2001', 直到她写在纸上....寒!
 
专业学校申请的还算顺利,只是需要离开心爱的小镇,继续南下。
第一年读了一个DESS,  想进ECOLE 来着,但是楞是没明白ECOLE的文凭和DESS是不同的文凭,不同的系统。 那时候实在是没有过来人可以给个提示,网上也没有任何消息可查,只能自己试!
我是个很乖的学生!不迟到,不早退,不旷课,总是第一排,总是竖直了耳朵,瞪大了眼。 有什么用呢?
懂!
记得有一次来了个老师,对专业很有抱负很有热情的那种。 夸夸其谈了3个小时,批评美国西装领带的社会,艺术和生活至上的那种。 最后他问我听懂了多少,我说30%。 看到他失望的表情,我真想找个地缝钻井去.... 要知道,我连那30%不敢保证。
 
混到了期末考试,第一门是口试,不知道我都回答了些什么,但是觉得回答还不如不答。想着这一年毁了,便淅淅沥沥的哭起来。从学校哭到家里,伤心极了。
回到家,男友劝了我很久。 后来他都累了依在床上睡着了。 我就跑到卫生间,坐到马桶盖上接着哭![我曾经怀疑自己是不是基因有问题,怎么那么爱哭]。
男友醒来到处找我, 说他吓了一跳。
 
后来陆陆续续的考完了,我的总成绩竟然是全班第一。
可能是因为中国人很会考试,可能是因为老师怕我哭--呵呵! 可能那时他们还从没有过中国学生,给了些国际同情分。总之,这一年安全过关。
 
我以前在网上总是很热心,回答各种各样的问题。因为觉得初来乍到太难了,缺乏信息太难了,没法和法国人沟通太难了。

所以写过一些关于学校的帖子,详细罗列大家的问题和答案。后来也有段时间 msn上也多了无数认识或不认识的人。渐渐发现,越来越多的人要求把饭喂到嘴里,有人会把学校的录取通知书发过来叫我翻译解释,第二天在msn上问:‘你是谁?’。

这样的事多了,就又慢慢淡出了学习版了!人在江湖….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