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新欧洲 - 战斗在法国 返回首页

philippe.zheng的个人空间 https://my.xineurope.com/?67027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世纪之缘

已有 284 次阅读2011-12-6 22:03 | 世纪

      最近总是暴雨连连,也算是对近期燥热难耐天气的一次救赎吧。我坐在桌前,翻看着手中的报纸,时而透过玻璃窗向外望。雨幕仿佛帘布,密集的从天空铺盖下来,打在地面上,溅起朵朵水花。伦敦应该也是这样,经常性的阴雨天气吧,那个我将要去的城市。我这样想着。“您的咖啡。”侍者将咖啡放在桌上,鞠个躬便离开了。我经常在这间咖啡店休息,放松心情。今天是最后一次了。下午,我就要坐飞机离开这个城市去往伦敦。离开这个我生活居住了二十多年的城市还真有点留恋呢。留恋仍然生活在这里的自己的亲人,这个城市的人们,朋友们和这间我经常光顾的咖啡店。­

       “下午几点的飞机?”一个浑厚的男声问道。我放下报纸抬起头,一个满脸大胡子的男子站在面前。他爽朗的笑着。我站起身与他握手,请他坐下。

        “3点。”我道。­

       “那我们可能多年都见不到了,哥们儿。”他说道,言语透着几分伤感,“最后一次来我们店,这杯咖啡算我请了,你还要喝什么?我请客。今天你。。。”­

       “不用了,谢谢你的好意,朋友。”我说道,“走之前应该是我请你。不过你放心,虽然是去别的国家,我们还是会常联系的。”我安慰他。“现在的通讯工具很方便。”­

      “是啊,”他点点头,摸着下巴毛茸茸的胡须,“不过,下午我不能去机场送你了,毕竟店里的生意。。。”­

     “没关系,你能做到这样我已经很感激了。”我笑着说道。­

     下午三点,飞机准时起飞。我望着窗外的风景,“再见了,我还有很多留恋的城市。”­

     我拖着行李穿行在伦敦街头,与陌生的行人擦身而过。福尔摩斯纪念馆,这个对我很有意义的地方是一定要去的,但前提是我得先找到住房。­

     “斯蒂夫!”我听到身后有人叫我,停下脚步。

     我转过身,“小佛雷德。”我们握了握手,并深情拥抱。­

     “你是不是在找住处阿?”他看着我大包小包的行李。­

     “是啊,你能帮我吗?”­

     “其实是有一个人也在找房子住,他希望有人能和他合租。”小佛雷德说道,“不过那家伙是个古怪的人,也许。。。”­

     “没有关系,我想去看看他,他现在在。。。”­

     “他现在可能在做实验呢!他看好的房子在福尔摩斯纪念馆附近,他说那里对他有特殊意义。。。”­

     “对他也有特殊意义。。。”我在嘴里嘀咕道。­

    “你说什么?”小佛雷德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有趣。”我敷衍道。­

     我带着满腹的疑问跟随小佛雷德去往目的地。我们来到福尔摩斯纪念馆贝克街221B附近的一幢公寓。­我们登上公寓前的楼梯,“做好心理准备。”小佛雷德转过头再次提醒我,“他是个古怪的人。”我点点头,与他登上二楼。

图片

­

      推开房门,我看到一个身材高大但略显消瘦的身影,此时,他正背对着我们弯腰做着试验。他抬起一支手,手掌冲向我们,示意我们安静,他已经感到我们的到来。­

      过了一会儿,他停下手中的动作,缓缓转过身,“好了。”他说道,“你就是。。。小佛雷德说的那个合租者吧!”­

     “是的。”我回答。­

    “我是福尔摩斯。”他笑着同我握手,“麦克,福尔摩斯。我是夏洛克.福尔摩斯的曾孙。”­

     “福尔摩斯的曾孙!”我大吃一惊,“我是华生,斯蒂夫.华生,约翰.华生医生的曾孙。”我自我介绍道。­

    我和福尔摩斯同时一愣,进而哈哈大笑起来。小佛雷德更是吃惊不小。

福尔摩斯,请允许我这样称呼他。他弯下腰,从面前的试验台上拿起烟盒,抽出两支烟,分别递给我和小弗雷德。

    “我不抽烟,谢谢。”我轻轻推开福尔摩斯拿着烟的手。

    小弗雷德深吸一口气,吐出淡蓝色的烟圈。

    “那我就不强求你了,”福尔摩斯自顾自的点燃一支烟,“你的曾祖父华生就经常看不惯我的曾祖父的某些行为。并且你的曾祖父基本没什么恶习。现在遗传到你的身上了,不过。”福尔摩斯顿了一下,“吸烟该不算什么恶习吧。”

    “我刚才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福尔摩斯怎么会有。。。”

      “怎么会有后代是吧?”

      福尔摩斯打断我的话,这让我很不高兴。

       “他在晚年不是专心从事养蜂,并且终身未娶吗?”我问道。

       “哈哈,”福尔摩斯笑道,“世人,包括你,对福尔摩斯的了解都是从你曾祖父的记录里得到的。可是,作为福尔摩斯仅有的朋友,也是最好的朋友,你的曾祖父隐瞒了一些事实,这就是福尔摩斯娶了妻,并且有了后代。我就是他的曾孙。”

        “你不是开玩笑吧,”我哼哼两声,“那谁都可以冒充。。。”

        “冒充什么,我从中国来的作家朋友?”

       他说完这句话,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我愣了几秒,突然感觉到什么,“小弗雷德已经告诉你我的这么多情况了啊?”说完我偏头看看小弗雷德,而对方也正一脸无辜的看着我,“我什么都没有说啊。。。”小弗雷德不知所措。

        “事实上,小弗雷德确实什么都没有告诉过我,”福尔摩斯吸口烟,“我们今天是第一次见面,我都还不知道你是华生医生的曾孙。。。我甚至不知道我的合租者今天就会来。”

         “那你怎么知道我是中国来的呢?从黄皮肤黑眼睛来看,亚洲国家的人都是可能的吧。而且还知道我的职业! ”

         “为了不枉福尔摩斯,我的曾祖父之名。”他说道,“而且这个推理是十分简单的。只要从你的手表就可以推断出你来自的国家。从你的举止神态,就可以看出你的职业。”

        我不由自主的看向手腕上的表。结果一无所获,因为那只是一只普通的手表,没有任何特殊的痕迹。

        “那么现在几点了?”福尔摩斯突然问。

        “早晨。。。哦不,凌晨三点。。。额。。。”

        “呵呵,”福尔摩斯冲小弗雷德笑笑,“这还看不出来他是从哪个国家来的吗?要解释的话就显得你们的理解力太低了!”

跟福尔摩斯一样,自负的家伙,我在心里说道。

         “现在伦敦时间是早晨十点,而你的表是凌晨三点。有七个小时的时差。一个时区相差一个小时,相差七个时区。相差七个小时的区域,只有中国了吧。”福尔摩斯仿佛是自言自语,“下了飞机,你连手表时间都忘了调,那该是有更重要的是事需要办吧。你一个外国人,到了另一个国家,首先要解决必定是居住问题。由此推断你是还未找到住房的中国人,这样推理没有错吧。”

         “神了,真是神了。”小弗雷德夸口道,“那你怎么知道他是作家呢?”

        “作家的观察力都很敏锐,”福尔摩斯接着说道,“我看到他锐利的眼睛。他的气质浑身散发着文人气质。从他的穿着打扮,亦可看出,他是从事艺术类工作的,作为文学艺术家,华生,你和你曾祖父从事的是相同的工作呢!”

        “那么,福尔摩斯先生。”我已经完全相信了,只有福尔摩斯才能做出的推理。现在在他的曾孙身上得到充分体现,“我们现在就可以合租下这套房子,然后明天我们去福尔摩斯纪念馆看看吧!”

 

 

 
 

发表 取消

 

 

提示QQ空间郑重承诺:致力于为用户提供绿色、健康的网络空间!坚决杜绝低俗、恶意、反动等不良信息,在此愿每位QQ空间用户共同参与维护!对您的举报信息我们将第一时间核查处理,请点击:了解QQ空间举报入口
 

路过

鸡蛋

鲜花

握手

雷人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日志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doodle 涂鸦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Cookies|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服务条款| 广告服务| 复制新欧洲| 游游旅行| ( 沪ICP备15032081号 )

© 2002-2022 E.CAN Inc.

便民工具
投诉建议
APP下载
微博分享
微信分享
寻伴同驴
返回顶部